过来人分享考研艰辛路
来源:跨考教育
发布时间:2012-01-14 04:11
点击数:
分享到:
  最艰难的部分已经过去,辛苦总算没白费,望着天安门广场上飘扬的国旗,那一刻竟没有想象中莫大的喜悦,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题记   人生何处没有激流?我们的目标就是努力找到属于自己的河流,用汗水和毅力作为梯航,把梦想摆渡过去;而完美的友情,往往是那两支最有力的船桨,他们未必是领航人,却是心中最坚实的后盾。   无奈的“入伙”   我念的是文学,这个专业在很多人看来也许就是闲来读书、闷来作诗,总给人一点飘浮的感觉。的确是这样,像H大这样学风严谨、注重实效的大学,理工科学生是骄子宠儿,整日就是泡实验室、搞科研、记数据,只有我们文学院的学生,每天飘飘然,看起来总是无所事事。但话虽如此,大三暑假之后,班里闲散的气氛渐渐都变了。大部分人只要不愿意靠笔杆子吃饭的,就得想法子到新闻系奔个前程。龙哥计划得远,早早地通过老师的推荐得到一个去北京实习的机会。等到他回校的时候,他就大声地向我们宣布:“我要考清华新闻系,向北京进军!”小郑也经过深思熟虑,慢声细语地说要考浙大的文学系。只有我仿佛觉得考研离我很遥远,并不曾认真考虑过。大四的课程仍然很多,尽管很多人都不去上课了,但我还是坚持学习,有时间就跑招聘会投简历。可是大多时候都失败而回,时间慢慢紧张起来,让人莫名地感到心慌意乱。   考研大军渐渐涌入了自习室,占满了食堂到图书馆之间的路。小郑和龙哥也早早驻扎教室,专心复习起来。我在这忙碌的氛围当中感到孤寂与彷徨,好像人人都设定了目标在努力奋斗,自己却在虚耗光阴。那时见到他们忙碌的身影,我的心中茫然不已。突然有一天,龙哥就郑重地跟我说:“你也跟我们一块考研吧!以你的资质应该多读点书的,我们一起努力。”他说得很诚恳,可是我心中仍然十分犹豫,既不知道该报什么学校,也不知该怎么去复习,我甚至连考研如何考都不清楚。龙哥安慰道:“不过是一场考试!跟我一块考北京吧,你不知道北京有多么神圣……”他淡淡一说,倒使我心中咯噔一下,不可名状的激动忽地在心中漾开一层涟漪,仿佛藏在浓雾背后久久不曾体验的那个梦想忽地蹿出来,直奔向我的脑门。北京!北京!那个我都不敢奢望着去想象的城市,突然清晰地展现在眼前似的。未来既然未知,何不努力着打开一条通道寻找一个新的未来呢?   期中考试后,我回家呆了一个星期。那时正值10月,每日看着院子里的野菊花,点点星星地在杂草丛里开放,夜里听到秋虫寂寂地在窗下歌吟,仿佛那个宁静的宇宙里,正暗藏着无数的律动,一股潜流在心中汹涌澎湃起来。当人下决定得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而率意,明知道可能要去迎接暴风雨,甚至会头破血流,铩羽而归,可就是愿意去尝试一下。我就是这么打定了主意,回校后就入加入了考研团队,跟随着龙哥和小郑开始了披星戴月、艰辛孤独的考研生活。   满腔豪情投入“团队作战”   “破梦当如巨鹿战,指迷先下井陉关。”这是我当时写的一首歪诗里的两句,恰好可以概述当时的境况。考研也是一场战役,既“入了伙”,就得收敛平时闲散的脾气,好比那遭难的林冲,落草到梁山泊,也得先受了白衣秀士的鸟气,我也得把心中一腔豪情都来对付政治、英语和专业课。   专业课对于科班出身的我不成问题,最头疼的是政治,每当对着那堆理论主义我都会觉得脸臭,无奈也只好忍辱读之;最薄弱的是英语,天晓得我多久没碰ABC了,我甚至连考试题型都忘记了。心中正犯难,进退不得,小郑和龙哥细心地把他们的复习心得告诉我,并且安慰说共同前进。很快我就调整了过来,把他们所提供的政治大纲和重难点拿来参照,每日反复熟悉,虽不必刻意背诵,却也能了解大概;龙哥陪我去书店买了几套英语复习资料,很快我就把那些题型揣摩透了,相应薄弱的部分也着手加紧训练起来。起初是非常艰难的,那些歪歪扭扭的字母我都不认得,慢慢地在练习中错误就少了,那些生疏的单词也跟我熟识起来。每天我们三人一块吃饭的空隙间,还互相考验着温习新学的单词,这样印象反而更加深刻。至于那些热门的辅导课程、讲座,龙哥以他先行者的经验告诫我,那纯粹是浪费钱财和时间,还不如自己安心看书。最初两个星期,我开始融入到他们紧张的复习氛围中,一度对前途产生犹疑和畏缩,是他们鼓励我一起加油,把那万事开头难的阶段平稳地度过去了。   接着就是枯燥而又暗含生机的持久战。H大有不错的自习教室,窗明几净得让人愉悦。虽然每天自习的人很多,但我们总能找到合适的位子:要朝阳,有温暖的阳光可照,又临窗,可以偷懒看外面的风景。这都亏了两位兄弟:我不惯早起,每天保证9点能坐到教室就不错了,是龙哥和小郑每天一大早就帮我占到好位子。就这样坚持到晚上10点,日日如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相约从教室出来,嘻哈一下将紧张的神经彻底松弛在无所忌惮的玩笑当中。龙哥因为跨专业考传播学,所以每日反复背诵专业课,当我们闲聊文学的时候,他总是专心致志地回忆着刚刚背过的内容,我们便拿许多无聊的话题来打断他的思绪,看他佯装嗔怒的样子;小郑依旧斯斯文文,脑袋里全是小说,给我们讲贾平凹和韩少功的时候,一脸的严肃,往往把人逗笑;我总安不下心,每日对付英语、政治的空隙间,常把一些“闲书”来填补闲暇的时光,于是陶潜的淡然、李白的飘逸、苏东坡的诙谐机智,往往能调节紧张的神经,让我的思绪飞出狭小的考研界域,思考更为广阔的生活。这时龙哥和小郑总是批评我心太野,时常给我敲警钟。   时光是紧张的,又奔跑得飞快。我们三人一起行走在考研队伍里,朝来暮往,望过秋夜的寒月,踏过冬晨的清霜,很多半途遭遇的困惑和失落渐渐都消逝了,赢得的是充实的快乐。后来我才明白,无形中是他们给了我许多自我砥砺和恒久坚持的力量,即使是那些最普通的玩笑话,也会抵消我心中许多负面的情绪,让我觉得心有朋辈,不再孤独。   “考研一役”完美谢幕   每天井然有序的复习生活已经使我们忘记时间的流逝——尽管那最后期限的到来时刻在心中警醒。最后三个星期,大家似乎有点松懈浮躁,不仅临近期末考试大批复习的学生霸占自习室使得我们时常找不到称心的位子,打乱平时复习的规律,而更重要的是,那些平时没有注意到的消极情绪时常搅扰平静的心,慢慢把人拉到无法摆脱的泥淖。一次模拟试题的失败,一次问题解答的受挫,都会把我们的心情拖到谷底。我那时就有点情绪化,对着可恶的政治恨不能将参考书都扔到窗外去,小郑却慢条斯理地跟我辩难玄妙的哲理,使我悟解自己理解上的不足。龙哥是很认真的,那十来本专业书他都背得很齐全了,可是越到最后他越觉得自己全都忘掉了,心中有点泄气,我们都笑着说这是张无忌学太极的至高境界,努力把他浮躁的心绪给平息下来。天气越来越冷,我们七弯八拐地摸到艺术系的画室里去复习,摆脱占不到位子带来的烦乱,在一堆石膏人像和画框油布的所在继续战斗。那情形实在绝妙,有时你沉思冥想的时候,猛然见到雕塑的“大卫”盯着你,或临摹的“蒙娜丽莎”在朝你微笑,这时便自觉耸身一摇,将思绪拉了回来。   当然,故事也不尽是教室里发生的事。龙哥忽然消失一整天,原来他跟自己心仪的女生出去了,我们便缠着他讲那些逛街吃饭的细节,那的确是考研后期单调乏味生活中一件极有意味的调料。小郑收到过一家出版社的信函,说是愿意帮他出版小说,尽管因为要自己掏不少钱,这件事最终不能成功,小郑却分外地感到自信,请我们喝酒算是庆祝,席间我也受了他们的怂恿,壮着胆子给我暗恋着的女生送去了生日礼物。大战前的圣诞夜,紧张的气氛已经笼罩在所有考研人的头顶。我们班里十来个考研的人,加上找工作的,全都聚在校外简陋的小餐馆里,喝了个大醉酩酊。一切复习的重压、琐碎的背诵、繁难的试题全都丢开,我们一起唱歌,相互说着醉话,勉励着迎接最后的决战。记得我跟龙哥都喝了很多,畅谈起将来若能同去北京,一定要去天安门前合影留念。小郑酒量小,也喝得满脸通红,不再是腼腆的书生模样,居然高唱起歌来。我们节拍相和,直吵到小餐馆打烊为止才搀扶着回去。现在想想,这些小插曲就仿佛紧张气氛中的调剂品,让我们的考研平添不少生动气息。   该来的考试还是来了,只记得那两天下着冷雨,淅淅沥沥地浇凉了两个月以来火热的心。英语考完之后,大家都觉得有点丧气,龙哥赌气去剪了个平头,然后拉着我们一起干酒。这时的我反倒心如止水,只宽慰大家多想无益,随后把几杯苦酒倒进肚里,慢慢熬过查询的日子。结果似乎比想象的要好,我和龙哥相继来到北京复试,他到了清华,我去了人大,大家都顺利得到通过了复试,也如愿以偿地在天安门前留下了合影。小郑运气差些,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数月后得到小说出版的赞助,在一家杂志社谋得编辑职务,我和龙哥都替他高兴。   最艰难的部分已经过去,辛苦总算没白费,望着天安门广场上飘扬的国旗,那一刻竟没有想象中莫大的喜悦,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我想人人都需要这么一次蜕皮换骨式的洗练,它虽然痛苦,令人忍受挫折和压力,却能真正催生着你成熟起来。而我的那些兄弟,成为我那段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考研成功的所得甚至都不足与友谊的成长相匹敌。
【中国科教龙都国际娱乐www.nseac.com
[发布者:yezi]
  相关阅读:  ·女硕士毕业后再度高考成为大专生(图)  ·专科生考研心路:改写命运的只有自己  ·硕博都为结婚愁:相亲会三成人全程戴面具  ·你出国我考研:爱情正经受考验  ·考研三战 我的悲情谁能懂?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明上网,理性评论:
表情:
用户: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龙都国际娱乐